当前位置:乐虎hoo88 > 新闻 > 国内新闻 > 正文

僵尸企业清理将划定时间表 专家建议与国企改革相结合

来源:未知 时间:2015-11-24 10:50 编辑:水瓶 点击:
40279财经以及其合作机构不为本页面提供的信息错误、残缺、延时或因依靠此信息所采取的任何行动负责,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僵尸企业”清理将划定时间表

专家建议,工业结构调整要与国企改革结合起来,并建立过剩产能退出机制

面对我国产业结构存在的低端产能过剩、高端产品供给不足的现状,国家通过技术升级改造、提高企业创新能力、加快国企改革等多项举措,化解产能过剩顽疾、提高产能水平,以实现我国产业迈向中高端。消息人士表示,有关部门正在就“僵尸企业”展开摸底,摸底数据出来后就会给出清理时间表。

失衡 产业结构畸形沉疴难除

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一次会议提出,在适度扩大总需求的同时,着力加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11月17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主持召开“十三五”《规划纲要》编制工作会议时强调,要在供给侧和需求侧两端发力促进产业迈向中高端。

接受记者采访的专家认为,我国产业结构问题突出表现在低附加值、高消耗、高污染、高排放产业的比重偏高,低端产能严重过剩,而高附加值产业、绿色低碳产业、具有国际竞争力产业的比重偏低,高端产品依赖进口。

以水泥行业为例,目前全国水泥产能利用率不到70%,东北地区更是不足50%,产能处于严重过剩状态。中国水泥协会的数据显示,2014年至少有3个省区水泥行业全面亏损,而这3个省区依然有新建的水泥项目上马。同时,近两年建成的部分新生产线出现从点火仪式完成后就一直停产的现象。事实上,近十年来,水泥产能一直严重过剩,国家先后出台数十个相关文件淘汰水泥落后产能,然而水泥的产能却是一路走高。

产能严重过剩也是钢铁行业当前最主要的问题。2014年,粗钢产量8.23亿吨,而产能却达到12亿吨,远远超过需求。正是由于产能严重过剩,市场竞争异常激烈,今年以来钢材价格长期跌破成本线,导致钢厂亏损严重,已经陷入全行业亏损。我的钢铁网咨询总监徐向春向《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尽管国家三令五申,严控新增产能,并要求在2017年前压缩8000万吨粗钢产能,但是去产能进展缓慢。

2014年,我国制造业产值连续5年世界第一,多数产品产量位居世界首位,但是我国高端装备的基础部件,特别是运动部件,如阀门、伺服电机、发动机、减速机、自动变速箱几乎全部依赖进口,超高、超微产品也依赖进口。

中国机器人产业联盟的数据显示,2014年,我国市场共销售工业机器人5.7万台,较上年增长55%,约占全球销量的四分之一,连续两年成为全球第一大工业机器人市场。然而统计数据显示,目前国内工业机器人的核心零部件70%以上依赖进口,进口成本已占总成本的40%以上。专家表示,机器人是技术密集度高、人才密集度高、资金密集度高的行业,核心竞争力是芯片、网络、光电,然而国内很多机器人企业做的依然是机壳、风扇、键盘。

提速 先摸底后清理

我国多数产业存在集中度不高的问题,大量的“僵尸企业”长不大、死不了,靠政府补贴、银行贷款度日,这不但浪费了社会资源,而且不利于维持市场秩序。国务院常务会议特别提到,要“加快推进‘僵尸企业’重组整合或退出市场”,加大淘汰“僵尸企业”力度,有效化解过剩产能,这已经成为中国经济转型升级的一项重要任务。

例如,我国汽车行业呈现小、弱、散的特点。据统计,目前我国有各类车辆生产企业1300多家,其中汽车整车企业有171家、摩托车120家、专用车900多家、三轮汽车和低速货车135家。工信部指出,在这1000多家企业中,有一批企业多年来处于停产或半停产状态,产量极少甚至没有产量,生存十分困难。

以A股上市公司为例,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对“僵尸企业”给出的量化指标是:扣除非经常损益后每股收益连续3年为负数。有媒体筛选统计,沪深两市有多达266家上市公司,扣非后每股收益在2012年、2013年和2014年三年均为负数的企业比例占到上市公司总数的10%。2015年三季度末,上述266家公司负债总额合计高达1.6万亿元,266家公司的资产负债率达68.65%。这些“僵尸企业”高额负债已经成为社会的沉重负担。

由于政府干预,大量贷款流向“僵尸企业”,而有大批优质的企业却拿不到贷款,还需要面对高额的融资成本。徐向春表示,对于“僵尸企业”,单靠市场淘汰倒逼产能出局的效果同样不佳,如山西海鑫钢铁破产,但是600万吨的产能可能通过重组恢复生产。

“虽然有了明确的压缩产能目标,但由于政策不到位、不配套,为了社会稳定(钢厂下岗工人的就业问题、资产损失引起的银行坏账等),地方政府宁愿为‘僵尸企业’、‘僵尸产能’提供输血而不让其退出市场,企业占用巨额银行信贷,但钢铁行业却出现停(产)而不破(产)、破(产)而不退(产能),好的企业活不好、差的企业死不掉的尴尬现象。”徐向春向《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如果进一步分析,深层次原因主要是退出的成本过高(钢厂下岗工人的再就业、资产损失引起的银行坏账等),仅由企业和地方政府无法承受。这需要国家层面从财政、税收、信贷等方面在企业破产方面予以一定的帮助,并对地方和企业转型、职工再就业培训、寻找新的经济增长点等方面进行支持,来达到破旧立新,实现经济转型的目的。

下大力气完善市场体系,特别是解决政府不合理干预本该由市场去决定的问题,让“僵尸企业”早些重组整合或退出市场,才能盘活资源,促进经济健康稳定运行。消息人士表示,有关部门正在就“僵尸企业”展开摸底,摸底数据出来后就会给出清理时间表,清理“僵尸企业”将与国企改革相结合。

发力 多举措并举推动供给侧改革

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杨伟民表示,我国供给体系总体是中低端产品过剩、高端产品供给不足。国家发改委规划司司长徐林近日也指出,我国升级的消费需求在现有供给体系下并没有得到很好的满足,一方面是技术能力不足,另一方面是被现行一些不合理的管理制度制约。可以通过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等措施释放经济增长潜力,实现“十三五”期间6.5%以上的GDP目标增速。

供给侧改革的一个重要问题是产业如何迈向中高端。徐林认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核心思想是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这有利于增强企业创新能力、提高供给质量与效率、改善供给结构,最终提高全要素生产率。

日前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聚焦《中国制造2025》重点领域,发挥企业主体作用,按照“有保有压”的原则,以市场为导向,以提高质量效益为目标,启动实施一批重大技改升级工程,支持轻工、纺织、钢铁、建材等传统行业有市场的企业提高设计、工艺、装备、能效等水平,有效降低成本,扶持创新型企业和新兴产业成长。

为此,国务院要求发布工业企业技改升级指导目录,编制年度重点技改升级项目导向计划,引导社会资金等要素投向,激发企业对接市场需求自主升级改造的动力;简化前期手续,推动并联审批,加快项目落地;要推进落实财税支持措施,创新中央财政技改资金使用方式,提高资金使用效益,鼓励地方财政加大对技改升级的支持。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一鸣认为,供给侧要通过产业的调整、创新来提高生产率,适应市场需求的结构变化,明年一定要推进供给侧的调整和改革,特别要推进工业结构的调整,尤其是利润下降最大的钢铁、水泥、煤炭、油气、有色金属、玻璃等行业。并且这种调整要跟国有企业的改革有机结合起来,并建立有效的过剩产能退出机制。
    相关标签: